关闭
加载中...

守信如金, 为业载道

浙ICP备19028487号

语言切换

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
全国律师行业先进党组织
连续三年荣获钱伯斯亚太法律指南推荐
2020年荣登《国际金融法律评论》(IFLR1000)榜单
荣获《商法》杂志2021卓越律所大奖

守信如金, 为业载道

借助涉外律师支持化解美国诉讼危机——美国某环保行政处罚案办理纪实

      案情背景        A公司是一家位于浙江的摩托车出口企业,近年来积极开拓国外市场。后成立了美国B子公司,逐渐通过该子公司打开了美国市场。2014年4月,A公司和B公司共同收到了美国环保局(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,以下简称EPA)的一纸诉状(Complaint),认定其进入美国市场的摩托车存在认证和标签问题,拟实施罚款。根据美国法律,最高罚金可达每辆3万多美元,而这起案件涉及到1153只车辆,如果不积极应诉,A公司和B公司将遭受重创。A公司立即找到了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—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国际经贸法律部主任崔海燕律师,因为他们此前听过崔律师有关外贸法律风险防范的讲座。接到案件后,崔律师才了解到,事实上,早在半年前,B公司就已受到EPA的调查,但他们没有聘请律师,而是通过美国某环境咨询公司与EPA沟通,但由于不了解法律程序,且不清楚如何与执法机构沟通,在半年后EPA认为两家公司未提供其要求的文件,缺乏诚意,故中断和解,转而提起诉讼。        崔律师第一步工作就是联系了其2001年在英国培训时的导师,导师所在的事务所是一家全球性的律师事务所,在美国的实力也很强。因此通过导师联系到该所华盛顿特区分所专门从事环境法的律师,并帮助客户在第一时间商定了两家律所的合作方案。第二步工作即确定案件应对策略和目标。崔律师了解到客户在整个经济大背景下资金非常紧张,因此通过向美国律师了解后续具体程序及所涉费用的测算,认为和解是为客户节约费用、且不影响美国经营的最佳方案。因此两边律师共同努力,首先按EPA要求提供了全套资料且翻译成英文,以此重新赢得EPA的信任,重启和解之路。通过3个月的谈判时间,最终与EPA达成和解协议,并于2015年2月全面履行了和解协议。一场跨国行政诉讼危机终告落幕。
      律师点评        本案系典型的涉外法律事务,本案处理结果不仅影响委托人在美国市场的存续、发展,更对广大国内从事进出口业务的企业具有警示作用。纷争虽已尘埃落定,作为代理人,在感到欣慰的同时,对本案处理过程中凸显的问题仍值得我们深思。        (一)关于面临处罚的原因        在企业的海外业务中,与他国政府、企业发生摩擦不可避免。涉外律师的专业支持是不可或缺的。本案中,由于委托人先前并未委托律师参与,期间由于不配合提交证据而导致争议升级。代理人介入本案时,委托人已向EPA提交了相互矛盾的材料且未给予合理的解释,EPA一度终止谈判,将本案提交行政法庭予以裁判,增加了后续沟通的成本。代理人通过制定谈判策略,且积极补交材料,将EPA拉回谈判席,并帮助当事人以较低的成本与EPA达成和解。
      (二)关于涉外案件的应对        本案的办理除了考验代理人的专业水准,还包括对代理人沟通能力的考验。涉外案件中,当事人往往选择根据自己的意愿及经验应对国外机构的处罚。由于国家间法律制度截然不同,过于武断的行为往往会将双方矛盾升级,加大代理人的工作难度。本案前期,因为A公司始终认为自己是中国企业,无需受到美国EPA的管辖,从而对其要求不予理睬。而不配合进行程序是美国执法机构最不能接受的行为,往往会遭致最差的后果。如果委托人提前让律师介入,了解美国机构究竟是否对本案具有管辖权,从而判断是否应该积极配合而不是错失谈判良机,反而带来了一场本不该发生的诉讼程序。        本案中,一方面A公司认为EPA不具有管辖权,另一方又出于对公司信息保护的顾虑,就是不想披露相关数据和信息,因此在与EPA的前期和解中拒绝提供相关公司财务信息,从而导致EPA对两公司的怀疑加剧,谈判一度停滞,并增加了后续的谈判成本。期间,代理人对EPA的谈判条件进行了全面的分析,在向两公司对美国的争议处理程序进行解释并揭示了其中的风险后,两公司最终同意积极配合提供资料,最终与EPA达成和解,避免了更高金额的罚金和各项费用支出,也避免案件对后续经营美国市场所造成的不利。        此外,代理人在谈判过程中,也应利用谈判技巧,为当事人争取最大的利益。在罚金的支付方式上,可引入延期付款条款,或与其他支付工具合并使用,并且要求免除担保,以保证委托人的现金流,减轻支付罚款的压力。
      综上,面对境外诉讼,中国的当事人切忌采取回避和拒不提供证据的做法,而是应当及时借助律师的专业支持,积极应对,组织有效证据,以维护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正面形象,并通过应诉或和解等不同的应对策略,最大程度地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。